华宇娱乐

党建
产业
国际
责任
信息
纪检
专题
文化
news.png

华宇娱乐

国资动态

王会生委员:为国而投 服务国家战略
来源:人民网作者:日期:19.03.13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王会生以“对话新国企 智造高质量”为主题做客人民网演播室。他表示,作为中央企业中最大的投资控股公司,国投坚持通过资本投资和资产运营相结合的方式引领国有资本发展,以服务国家战略为使命,携手民企实现高质量发展。未来将继续把握好命脉和民生两个发展方向,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战略。

  为美好生活补短板 为新兴产业做导向

  在今年两会上,王会生带来“完善多层次健康保障体系,促进医养健康产业”和“加快推进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回收、循环利用和无害化处理”两份提案,主题聚焦于养老和环境保护。对此,王会生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非常关心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的提高,也多次提出要把人民生活美好的需求和打好蓝天碧水保卫战摆在突出位置,是三大攻坚战的重要内容之一。而国投作为服从和服务于国家战略的央企,也将健康养老和环境治理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方向之一。”

  王会生介绍,“在健康养老产业上,我们认为国有企业要做好最基础的,面对大众的健康养老,而非依靠高价或地产发展养老。所以,国投做养老就是要聚焦养老产业短板,探索惠及千家万户的医养结合养老模式,树立央企养老品牌。一方面针对失能、半失能的老人,另一方面关注社区养老。国投有能力和底气去做国家更需要、社会更需要、老百姓更需要的公益性工作,比如健康养老、海水淡化等项目,这也是央企的一种社会责任。”

  截至2018年底,国投战略性新兴产业、金融服务业和国际业务资产占比56%,首次超过基础产业,成功实现转型。王会生直言,“因为我们早一步看到了市场和经济发展的走势,看到了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包括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智能化、制造业等。”十年前,国投开始转型,当时提出“六个转变”,既从传统向新兴转变、从国内向国外转变、从西部向中东西全面布局转变、从低门槛向高门槛转变、从自己关心的向市场关心的转变、从资产经营向资本经营转变。“我们就按照这六个转变不断地调整、完善,国投才有了今天的收获。”

  发挥三大独特作用 引领国有资本发展

  2003年,国投的资产是733亿元,而在去年,总资产达到了5840亿元,连续15年利润平均增长超过20%。王会生表示,国投作为中央企业中最大的投资控股公司,独特之处在于具有投资导向、调整结构和资本经营作用。国投现有以下五个投资方向:

  第一部分,投资到重大的基础设施项目,比如雅砻江水电和世界单体产量最大的罗布泊硫酸钾生产基地,比如作为中国第一批循环经济试点项目的天津北疆电厂等。

  第二部分,投资到先进制造业,特别是在智能制造、生物工程、生物制药、健康养老、检验检测等领域,这也是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创新发展新旧动能转换的一部分。特别是国投管理的1600亿各类政府引导基金,其中70%以上投入到了民营企业,投入到了中小型高成长性的领域,大大扶持了民营企业的发展。

  第三部分,投资到中央提出三大攻坚战的一些领域。比如,国投管理的185亿的央企扶贫基金,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四部分,投资到在中央确定的重大区域战略布局上,比如雄安新区、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海南自贸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等。

  第五部分,投资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国投不断调整结构,把过去的传统业务转移出去,真正腾出空间发展前瞻性战略性新兴产业。

  “四试一加强” 向改革要效益

  国投作为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百城百县百企之一。王会生提到,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以来,国投进行了许多大胆尝试,形成了“四试一加强”的改革试点经验。

  “第一是试方向,国投提出发展的方向就是两句话,一个叫做命脉,一个叫做民生。第二是试机制,国投采取了大胆的授权,对作为真正市场主体的二级企业充分授权,达到改革最终的目的——市场化、有活力。第三是试管理,过去国投总部职能较多,权力下放以后,重塑总部职能,形成“小总部、大产业”,总部仅管住几个主要的方向即可。第四是试监督,习近平总书记提到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和企业发展的健康问题,在这种大环境下,要做到既能权力放得下,又能接得住,还能行得稳,需要加强监督,构建一个大监督体系,保证改革和发展的健康。第五是加强党的建设,国投创造了“卓越党建”模式,从上到下,特别包括到基层党组织都能够把战斗堡垒作用发挥出来,把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发挥出来。”王会生介绍说。

  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有些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存有疑虑,有的国有企业担心影响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而有的民营企业则担心没有话语权。对此,王会生的观点是,要建立有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目前设立的董事会、监事会、股东会是一种制衡,但只是法人治理结构的制度制衡,没有形成股权制衡。有效制衡不仅要体现在体制安排上,更应体现在股权比例上。两个不同所有制的企业,应该更好地结合起来,让大家向着打造中国民族品牌的共同目标迈进,克服包括制度安排、法律定位、监督约束等方面的问题,在公平的前提下合作,实现真正的混合所有制,而不是简单的民企和国企往一起凑。”王会生表示,“混改推进得好的,都是双方在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下,按照各自的需求走到一起,真正达到了市场化、有活力的目标。”(记者 彭心韫)

您是第   位浏览者